找回密码

传龙网

搜索
查看: 20|回复: 0

《万玮:浦东最难考的双语学校的70后校长,告诉你焦虑从何而来,又该往哪里去?》

[复制链接]

1

主题

40

帖子

1465

积分

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465
发表于 2018-1-12 12: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什么是国际教育?是向外寻求更好的模式,还是以全球化眼光和时代精神去重新定义今天的教育?在最近举办的汇丰国际教育论坛上,上海平和双语学校校长万玮,从教育者的角度,做了一场题为“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宿命”的发言。
在万校长看来,国际教育本质上是个伪命题。中国教育的6张面孔,国际教育只是迭变中的一层;真正的问题在于,在这个变动不居的时代,教育能给孩子提供何种不变的内核?万校长用平和学校的“五自精神”来解读我们下一代人的宿命,和这个时代教育的使命。

FROM 爸爸真棒


  ▲万校长在汇丰国际教育论坛上发言。
很荣幸参加这个论坛并做主旨发言。我今天讲的主题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与宿命”。这个话题很宏大,我相信在座很多人或多或少思考过这个问题,我今天以一个教育者的身份来作一个小小的切入。
首先抛给大家一个问题,我们的下一代会超过我们吗?认为会超过我们的举个手。哈,基本上都举手了。我和在座各位一样,对这一点持乐观态度。
1
下一代的宿命已完全不同我刚刚和汇丰的李总聊,发现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他是我大学同学,毕业后进了汇丰。在大学时我对他是仰视的,除了下中国象棋,他都比我厉害。我们读的是数学系,他每年拿奖学金,文章也写得好,热爱运动,篮球系队主力,歌唱的棒,卡拉ok麦霸,口才出众。几乎是全才。

他毕业之后先去了汇丰,后来一直在金融行业工作,他可能自己认为职业道路有波折,在我看来,已经很成功了。当然,他以前在大学读书时傲视群雄,对自己的期望不一样。然而也由于经历过一些挫折,他对职业、对人生的理解往往更加深刻,每一次和他交谈,我都会有很多感悟。
一个多月前,我们又碰了一面,当时我们学校很荣幸邀请到金融大鳄吉姆·罗杰斯来做讲座,他也过来听。讲座后我们畅谈了一会儿,聊到教育问题。他在香港定居,儿子在香港最好的双语小学读书,由于继承了父亲的基因,数学特别好,参加香港小学生数学竞赛能拿名次。
唯一不满意的是,他觉得儿子的韧性不够。例如学钢琴,他们夫妻俩觉得孩子有一定天赋,但孩子就是不能坚持,这个事常常弄得家庭不和谐。
他告诉我,儿子对游戏更感兴趣。而游戏最大的一个吸引力就是及时满足。练琴也好,读书也好,效果不会那么快显现出来,都是一种延时满足,所以没有游戏有吸引力。
  他感叹说:现在的孩子,被游戏害的,普遍毅力不足,韧性不够。
我回答说:这是我们下一代的宿命。

  • 我们70后所成长的时代,整体而言变化不是那么快,生活和工作的节奏还相对比较缓慢;
  • 我们上一代人,如果是在事业单位或国营企业,更是很可能一辈子就在一个单位上班。对他们来说,不变是常态,生活就是如此,物质条件也不丰裕,因此,他们学会了忍耐;
  • 而我们下一代人呢,他们成长的环境充满了变化,对他们而言,变是常态。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说到现在90后的一些现象,如裸辞等,老一辈人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对他们来说,很正常啊,未来是不确定的,是变化的,是不可预测的,你想好了也没用。
这世界有那么多变化,那么多选择,他为什么还要忍耐呢?

2
中国教育的六张面孔今天的主题是国际教育,我回到主题。国际教育这个概念在我看来是一个伪命题,再过20年,这个词可能就很少人说了。这个其实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


  • 我们一听国际教育,觉得高大上;
  • 再去看本土教育,矮矬穷;
这是缘于我们自己的不自信。
美国人会讲国际教育吗?也会讲,会觉得国际教育高大上吗?我看不见得。

美国人常常觉得自己是最好的。特朗普上台后,对全球化很痛恨,认为全球化导致美国利益受损。假如未来有一天中国也坐在美国这个位置上,有相同的想法也未尝可知。
回过头来说,今天在中国的外教,教语言肯定有无可取代的优势,教学科就难说了。一定有部分外教是很棒的,但大部分外教水平都一般。
这个跟一个多世纪前的情形完全不同,那时候很多西方人来到中国,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精英人才,如传教士、教师、医生等,他们是有信仰的,都是理想主义者。很多人长时间留在中国,把最好的青春献给了他的事业,今天这样的事情也有,不过已经很少很少了。
我曾经说过,上海的基础教育这些年有长足的发展,已经快速缩短了同世界先进水平之间的距离。尽管也有很多人批评,但上海的基础教育毫无疑问能够代表中国的最高水平。
其中原因之一,便是上海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已经呈现了一个多元状态,形成一种很好的生态。其中大致可分为六种类型的学校

第一种:自由教育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读书的学校,都相对比较宽松自由。我有些上海同事说,他们当年读小学和中学时,下午放学后有很多兴趣活动参加,现在都没有了。但仍有相当多学校不去追求升学率,有自己的办学理想。类似华德福之类的一些小众学校也属此类。

第二种:应试教育应试教育有其积极的一面,因为评价机制必须考虑到公平正义,而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是最大的公平正义,因此,在没有很完善的替代方案出台之前,标准化考试在相当长时间内仍然是决定升学的重要方式。高一级学校录取学生只会在此基础上完善,而不会完全推倒重来。

第三种:国际教育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进入21世纪之后,外籍人士急剧增多,因此陆续开张了很多外籍人员子女学校。经过近20年的黄金发展期,目前已趋于饱和。国际教育给像我这样的本土教育从业者带来了全新的教育理念,催生了本土教育的变革。

第四种:双语教育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双语教育逐渐受到一批中产家庭的追捧。70后80后的家长逐渐认识到中国传统教育与纯国际教育各有其短板,而各取其长的双语教育则更符合他们的需求。
  当然,双语教育本身内涵比较丰富,对双语教育的研究还很不充分,目前存在的双语学校也是各有不同。不久前,英国第一所中英双语小学在伦敦开张,昭示着双语教育在全球范围内依然有旺盛的生命力。

第五种:个性教育Facebook创办的Altschool以及美国另一所基于项目学习的High Tech High School等,改变原有学校的教育管理及课程形态,更加注重学生的个性化学习,类似这样的小范围教育创新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在进行中。

第六种:未来教育未来教育会是什么样子,在人工智能高速发展的今天,大家都在想象。所以,不仅家长焦虑,教育者也在焦虑。随着基因技术、脑科学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未来的学校教育一定会呈现出更多不同的面貌。
由于这些多元教育的存在,上海的教育生态生动多姿,不同层次的家长群体的需求都得到满足。我相信,在未来有一天,上海基础教育世界领先的地位会得到公认。

3
为什么精英家长更容易焦虑在座各位都是精英家长。精英家长尤其焦虑。从教育者的角度看,精英家长有三个特征:

有较强的经济实力  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在考虑资产配置的最优方案。国家进行金融改革,资本管理,很多人第一时间关注。

有较好的教育背景  一方面,他们是教育的受益者,认为教育改变了人生,另一方面,良好的教育背景使得他们思维能力更强,对教育有更为深刻的认知,对好的教育有更迫切而理性的需求。

有较宽的国际视野  这一点得益于全球化,空间变小,时间变快,考虑孩子的教育问题,已经不限于上海、中国,而在在世界范围内做选择。
精英家长呼唤精英教育,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精英学生。在我看来,精英学生也有三个特征:

接受的是博雅教育博雅教育是一种全人教育,注重学生综合能力的提升。有一种说法,未来凡是人工智能干不了的事情,都是我们的教育所应该重点关注的。博雅教育大抵可以如此理解。

需要经过艰苦历练精英不是纨绔子弟,纨绔子弟“富不过三代”。精英是要引领社会前进的,是民族与国家的中坚,当然需要千锤百炼。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我们要实现的是伟大梦想,因此要进行伟大斗争,我们下一代中意志坚韧的人方能脱颖而出,担此大任。

要去功利化精英主要是一种气质,是内心的品质,是人格的力量。锦衣玉食可能是上流社会,不一定是精英。我们这一代人为什么不太容易出精英,我们对物质太渴望了,我们的功利心太重。我们今天最优秀的人才都想进金融行业,为什么?因为整体收入高。
我们的下一代对金钱与物质可能就没有那么渴望,平和的很多高中毕业生会主动选择心理学、哲学、文学、政治、艺术、公共关系或者文理学院这样的专业与学校,他们也愿意花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投入公益事业,下一代的精英一定比我们这一代多且强。

4
我们焦虑什么?我们这一代家长很焦虑。我们为什么焦虑?我们到底焦虑什么?

我的答案很简单。我们的焦虑来自于这个时代,我们所有的不安全感就是来源于一个字:变。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我们这一代人在过去十年所经历过的社会变化相当于之前几代人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也有很多东西是不变的。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说:
我们这一代人,还是充满遗憾的。我们在积蓄力量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世界还很狭隘,当我们长大了准备发力的时候,世界突然开阔了。面对很多机遇,其实我们具备这个能力,可以做的更好,可是却错过了最佳学习期。

他讲这段话是有所指的,吉姆·罗杰斯的讲座,现场充当同声翻译的是平和一位17岁的女生,台下还有很多高中学生用全英文提问,落落大方。
我们当年绝对没有这种学习环境,没有这种机会与平台,因此呈现不出这种能力。而我们上一代人的短板就更明显,他们纯真、质朴却闭塞,他们充满理想,可是真的很狭隘。
各位,讲了这么多的宿命,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今天的主题是使命与宿命,我还需要讲一讲使命,宿命的另一面正是使命。
认识到不能做什么是宿命,认识到能做什么是使命。只有我们认识到自己不能做什么,我们才能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所以,我们的宿命也正是我们的使命!
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宿命,也有一代人的使命,当我们接过前人交过来的接力棒,站在舞台的中央时,我们要不辜负历史交给我们的机会。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人类社会也就在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中不断前行。
▼▼▼点击以下标题,观看更多万校长在“爸爸真棒”发表的文章:
《万玮:教育的三种“焦虑之源”和三个“更重要”》

《万玮:浦东最难考的双语学校的70后校长,告诉你焦虑从何而来,又该往哪里去?》

《怎样让孩子在最具优势的领域实现自我,来自平和校长万玮的开学致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6 Mure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uren ( 蒙ICP备14003025号-1 ) |手机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