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传龙网

搜索
查看: 23|回复: 0

幼女遭园长猥亵:恶魔在身边,光是做好性教育就够了吗?

[复制链接]

0

主题

14

帖子

-3

积分

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
发表于 2018-11-8 08: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月19日,云南昭通市昭阳区警方证实,该区洒渔乡巡龙村新希望幼儿园园长郑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检方批捕。                                                                                                             曝光此事的云南微博大V@网友烟云透露了一些细节,令人发指。                                                                                                            
                                                                                                            
                                                                                                            
                                                                                                             新希望幼儿园是一所农村幼儿园,附近村庄的40多名孩子在该园就读,园长为男子郑某。


受害女童父亲告诉媒体:9月2日,6岁的女儿小菲哭哭啼啼,不愿去幼儿园上学。一番追问下,小菲告诉他,今年3月至8月底,郑某“欺负”了她四次。“这个郑园长太坏了。我女儿到现在都有心理阴影,我想抱抱她,她都很抗拒。这几天郑家的人和中心学校找我做工作,但我只想让他受到法律制裁。”


事情已经发生,伤害已经造成,就算把那个禽兽园长枪毙了,也无法消除女孩们的记忆和阴影。


近年来,幼儿园伤害事件屡屡发生:

2012年5月,上海杨浦区格林双阳幼儿园托班女童被老师在其下体放置豆粒,4天后才发现在医院取出;

2014年3月10日,位于西安市科技路西口的陕西省**基金会枫韵幼儿园(以下简称枫韵幼儿园)在未告知家长的情况下,长期给400名孩子服用名为“ABOB”(俗称病毒灵)的药物。长期服用该药可引起出汗、食欲不振等不良反应;

2015年11月,吉林四平市的红黄蓝幼儿园被爆扎针虐待班上20多名孩子;

2017年11月22日晚,十余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被老师用针扎、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并提供了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无法逐一枚举。尽管不是普遍现象,可是手段之恶劣,足以让每个做父母的神经紧绷。


通过以往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到,从农村无办学资质的幼儿园,到一线城市的高档幼儿园,似乎都无法幸免。而且,不管是性侵害还是别的形式的伤害,一般都要过一段时间,个别家长发现异样后,再三询问下,才能得知真相。


为什么在侵害发生的当下,孩子不能说不?

为什么那么多家长,几乎没有一个能在侵害发生的第一时间发现孩子的异样?

为什么孩子被伤害之后,尽管很害怕,却不去跟家长求助?


这些问题,不是简单地给孩子做教育就可以解决的,而是需要我们家长进行认真的反思。


                                                                                                             你是孩子最信任的人吗?


如果孩子不管碰上了什么困惑,第一个想到要求助的人就是你,那么,那些恶魔就很难有可乘之机,最起码,他们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得逞。


作为家长,为什么会得不到孩子的信任呢?因为,在孩子面前,我们太不爱惜自己的羽毛了。我们以为孩子小,什么都不懂,于是,就可以出尔反尔,可以想打便打想骂便骂,不用承担任何后果。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当他们遇到事了,不敢对父母说,生怕又是自己的错,说了反而要挨打;


于是,当老师或者任何一个人说一句:不许告诉妈妈,否则……,他们就真的不敢了。


因为,他们并不相信,家会是保护他们的港湾,父母会是他的同盟。


甚至,当孩子发出求救信号时,也被我们残忍地掐灭:

“妈妈,今天我被老师喊到办公室,他惩罚我了。”

“是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事?老师管你是为你好。”

“妈妈,我不想和隔壁的叔叔一起去游乐园。”

“他对你这么好,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好歹呢?”

“妈妈,我要换个辅导老师!”

“这个老师不是挺好的吗?想偷懒,门都没有!”


人们都说,孩子小不懂事,遇到被伤害的情况也不知道跟家人讲。其实,他们只是缺乏社会经验,并非不懂事。当他们预测在家庭获得不了帮助的时候,他们便不会说。


父母要在家庭中营造孩子可以畅所欲言的环境,常和孩子一起讨论一天中发生的事,给予孩子一种家人可以跟他共同承担任何事情的安全感。


要让孩子知道,不管发生什么,爸爸妈妈都是你坚强后盾,都会保护你。                                                                                                             你有认真观察孩子的情绪和行为变化吗?


当孩子受到伤害后,尽管他不说,但不可能没有任何表现。细心的家长一定会在较短的时间内发现异样。


比如,孩子突然不想上学了,或者晚上老是做噩梦,又或者问一些我们觉得奇怪的问题……这些也许都是孩子碰到麻烦事的表现。但很多时候,这些表现被家长们认为是孩子熊,或者玩疯了,而不去探究深层次的原因。


现在很多家长工作都很忙,回到家不想多说一句话,孩子问你什么,你就“嗯”,“啊”,“是的”应付了事,长此以往,孩子便也没有兴趣跟你沟通,你对孩子的变化也就熟视无睹。一个不说,一个不问,于是,伤害就在眼皮子底下一次次地发生了。


也有的家长认为,把一些注意事项跟孩子讲到位就算是尽了责任了。他们会跟孩子说:

“要学会分辨好人和坏人“;

“不要让别人触碰你的隐私部位”;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要跟妈妈说”;

……


这些话都没错,确实需要跟孩子强调,但是仅仅这样说是远远不够的。说少了,孩子记不住,说多了,孩子会产生害怕或者厌烦的情绪。做父母的,不能像布置任务一样,把这些注意事项传递给孩子,就万事大吉了。我们需要胆大心细地为他们护航,直至他们有能力独立应付风浪和险滩。                                                                                                             你鼓励过孩子说不吗?


我们家庭教育,太希望孩子听话了,以至于孩子变得容易说“是”,逐渐忘了内心是多么想自己说了算。


所以,当侵害发生的时候,孩子明明不愿意,却不敢说出一个“不”字。


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幼年遭受老师性侵,一直痛苦不堪,最终选择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临死前,她以自己经历为原型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发表。


小说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我下楼拿作文给李老师改。他掏出来,我被逼到墙上。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


女孩就连遭受侵害时,也不敢说你不能,而只是说我不会,并且竟然还要对性侵的老师说对不起。


林奕含在**前几个月的一段采访中谈到过自己的家庭环境,那是一个高知却对子女缺乏关怀的地方,这导致她一直把这件事埋在心里,觉得那是自己的错,甚至想要爱上那个犯了罪的老师以求解脱。


家庭,应是孩子感觉最温暖的地方,不管经历了什么不愉快,都可以回到这个港湾来疗愈。父母应该清楚地让孩子知道:家可以包容你的一切,这里有爱你,愿意随时接纳你的父母。



























                                                                                            看了这篇帖子,好担心,宝宝上幼儿园咋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6 Mure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uren ( 蒙ICP备14003025号-1 ) |手机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